<pre id="vvxzx"></pre>

<ruby id="vvxzx"></ruby>
    <pre id="vvxzx"><del id="vvxzx"><thead id="vvxzx"></thead></del></pre><ruby id="vvxzx"><mark id="vvxzx"></mark></ruby><ruby id="vvxzx"></ruby>

        <output id="vvxzx"></output>
          <ruby id="vvxzx"></ruby>
            <del id="vvxzx"></del>

            <p id="vvxzx"><del id="vvxzx"></del></p>

            在午后的陽光里踏青

            發布于 2022-08-15 09:58 閱讀 54

                中午的陽光,灑滿了院子。
                小棒棒叫得很歡實。“汪汪……嗚嗚……”,雖然歡實,但叫聲極其溫柔。像是見到許久未見的朋友輕聲問候,又像是和親人親密的呢喃。棒棒是我家養的一只小狗,大概五六歲的樣子。它歡快地搖擺著尾巴,在院子里跑來跑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這個院子是我農村的老家。正屋兩層小樓房,東西兩廂各兩間小瓦房,院子里面紅磚鋪地,有些潮濕的地方,生出些許青苔出來。南院墻邊種的一棵桃樹不知什么時候悄悄長出了花蕾,嬌嫩的花瓣探頭探腦地伸出來,像新生的嬰兒一樣,好奇地打量著這個世界。這棵桃樹是我婆婆當年親手種下,為的是我兒子小時候愛吃桃子。據公公說,那時候桃子年年豐收,結出的桃子又大又甜,自己一家子吃不完,會給街坊四鄰送一些吃?,F在桃樹樹齡大了,又疏于管理,結的桃子變少變小,只是每年春天的時候,桃花還次第開著。兒子早已長成一米八多的的大小伙子,可疼愛他的奶奶卻已不在人世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中午家里來了幾個友人。她們久居城市,天天穿梭在鋼筋混凝土建造的城市里,對農村的院落格外向往。聽說我家有這樣一處院子,一定要來看看。婆婆去世后,我們把公公從老家接到城市生活。昔日熱鬧的院落清靜下來了,小棒棒也被送給了隔壁的叔叔家,但是狗通人性,隔了這么幾年,見到家里人,還很親熱。
                我們回來先是清掃了院子里的落葉,落葉掃走后,磚鋪的地面格外干凈。小桌子放置在桃樹下,擺開了茶具,烹水泡茶,裊裊炊煙升起,好久沒用的地鍋也被重新啟用。洗菜、切菜、燒鍋、炒菜,不一會兒的功夫,一桌豐盛的午餐端上了桌。我們就坐在院子里喝酒、吃飯,說笑。
                阿玉笑著說:“這種感覺真好!我的夢想是,六十歲以后,也能有這樣一個小院子來養老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我說:你是城里的姑娘,沒體驗過農村生活,是覺得新鮮呢!”
                麗麗說:“不只是阿玉這樣想,我比她的愿望更迫切,你幫忙看看咱們村里有沒有閑置的院子,我現在就想買一處,簡單收拾一下,周末帶孩子們來玩。像你這個院子,這個屋改成喝茶室,這個屋改成書畫室,還有門口的大樹根和那個大牛槽,弄進來當成盆景,種上綠植,還有墻壁上畫一點彩繪,再掛上幾串玉米和大蒜……”。她滔滔不絕地安排著。
                我偷笑說:“我這院子,后續交給你設計吧!”
                酒至半酣,阿軍突然說:“我們不要這樣坐這里喝酒了,看看這大好的春光,得去田野里看看,陽春三月去踏青嘛,這才是時下該干的事情!”這個提議得到大家的認可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可是,我們還沒吃飯呢?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那就下點面條吧!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面條有,可沒有青菜!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有、有、有!我家房子后面,有個小菜園,走,我們去薅菜丟鍋吧!”
                一席小菜地,種的有菠菜、黃芍菜、大蔥、蒜苗、芫荽等各色青菜,微風吹著菜葉,在陽光下閃閃發光。薅菜、洗菜、下鍋,從土地里,到餐桌上,不到一刻鐘的時間,真叫一個新鮮!
                在麥田里,我們欣賞著一片碧綠的田野,大地好像被穿上一件漂亮的綠衣,午后的陽光灑在麥田里,有幾個嬸嬸穿著鮮亮的衣服在田地里勞作。春風吹過麥浪,也撫慰著她們的身體,就以這樣的方式,把春消息傳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 在一塊麥田的地頭,種著一大片油菜,菜花開得正濃,一片嬌艷的黃色鑲嵌在碧綠中格外醒目?;ǖ那逑銡馕?,撞擊我的味蕾,深深地吸了一口,沁入心脾。眼睛也不夠用了,剛發現一朵淺黃,又發現一朵深黃,這邊又出現一串疊生的花瓣,那邊一棵最高最美,鶴立雞群……辛勤的小蜜蜂也被油菜花的美麗傾倒,在花叢中飛來飛去,賞花的我們,亦為之傾倒,紛紛拿出相機,在花間留下自己的倩影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撲凌凌……”一只大鳥突然從我們頭頂掠過,將所有人都嚇了一跳。仔細看時,原來是一只白鷺。好久都沒有在家鄉看到白鷺了,從前只是在南陽的白河邊那樣的寬闊水面里看見過,真想不到,在田野里也能看到。阿軍說:“像白鷺這種鳥,一般在有水的地方停留,而且一定是成雙成對,不會是一只白鷺在單獨地飛。”出于好奇,我們順著白鷺飛的方向往前走,果然看見一處寬闊的水面,而且有四五只白鷺在蘆葦中棲息。我們都驚嘆阿軍的判斷,他繼續說:“它們一定只是在這里短暫的停留,這里一馬平川的田地環境不適合白鷺生存。”是啊,白鷺是這一片土地的客人,它們終究是要走的??墒莿谧饕簧奈业母篙厒?,他們把根扎在這里,將來老了死了,也不會離開這片土地,他們的靈魂早已與這里連成一片。
                春天來了,燕子嘰嘰喳喳地叫、樹葉悄悄地發芽,春花也開始綻放,溝邊上、路牙上、田地里,各色植物都開始蘇醒,一切都充滿了生機和希望。我們走在田間地頭,沐浴在陽光里,享受著春風拂面,感覺走進一處美麗的風景里,又像走進一首歡快的歌曲里,輕輕地按摩著我們的心靈。
                是的,春天的田野是最浪漫的,當下的盛世是最該珍惜的。我想,不管是吃上一頓親手做的午飯,還是漫步在午后的田間,都是春賜予我們的禮物,在我的眼里,這一切都是一幅美麗的畫卷。(張春峰)

            分享